全文阅读     字体大小:
正在载入,请等待……        
本页生成于2017年9月20日17时23分电玩巴士  电视游戏第一门户

猎人十周年活动文 传承真爱记忆的个人系列回顾

http://psp.tgbus.com/yxzl/qz/201407/20140725173810.shtml  2014年7月26日01:38

来源:巴士—竹子 转载请注明
论坛讨论地址
点击进入

  怪物猎人10周年活动 传承真爱记忆的个人系列回顾 

  响应论坛十周年的活动,也开启了个人狩猎生涯的回忆希望玩过MH系列的猎友们都来看一看找找共同点。相信不少的猎人们还会有这样的经历,在某个放学稍早的时间,拿起掌机约上三五基友到洋快餐店或者避风塘里一“叙”。也和各位玩家一样在那些年把最美好的猎人联机生活留在了上学的时候,想想当时血战火龙、轰龙、迅龙、雷狼、碎龙这些封面怪的时候都曾经无比激动过。如今《怪物猎人》系列发售10周年了,最近也看到论坛很多大大们的帖子,包括很多资料数据贴、设计贴和回忆贴,承载了我们满满的“爱与痛”,那是手指与按键之间擦出的真爱火花、是无数次屡战屡败而又屡败屡战的酸处之痛。作为一名只玩了7年的真·伪猎人,应该说是个时间不长不短、技术不好不坏的中庸之辈,那么自己也有必要在这十周年活动之际发上一贴,也是为了与猎人战友们共同分享那份曾经共同打拼过的时代的记忆。

 

  2DOS 悲惨之启蒙

  那么还是直白的先简述一下自己的猎人经历吧,我是从07年那个P2大获全胜的时代开始接触猎人的,不过接触的却是PS2的《2DOS》说实话那难度,肯定是在没有他人帮助的情况下很难上手的,可能和其他猎人们不一样的是我还没有卡在那些著名的蓝跳跳、羊库库众位老师,而是卡在了如何采蘑菇上,按照一般游戏常识需要收集要素可能是去找某人要,但走遍整个密林除了那个坑钱的老头和无数蓝色小恐龙以外我耗尽50分钟也一无所获,这种绝望该如何描述呢?仿佛关原合战大谷吉继面临从松尾山上冲下的小早川大军时的心情吧,再加上现在看起来比较反人类的右摇杆操作我又依次卡在了大野猪王、大怪鸟身上,也在成功后不久放弃了《2DOS》转战了《P2》。此次失败的经历也应该算是一个磨练的机会,在友少的同时我也把一切错误都归结为“玩不起PSP的穷学生”这个代号上。当网上已经开始各种传播《P2》刷钱方法的时候,我还在以卖《2DOS》农场的蘑菇为生。

2代的宣传片是个人最喜欢的

  P2 基友带上道

  当自己还在寒冷期、成熟期采集不到足够的苔藓矿石、而在家里睡觉都要花很多钱大喊理不尽的时候,身边一位略有心得的基友已经在忙着拿麒麟片砍轰龙了。《P2》的时代是美好的,虽然只有一位基友的陪伴但我们也算是当时班上最先开荒的二人组,也许技术还很渣但勉强在上位的世界里存活下来并不困难,过了很久才逐渐认识了其他猎友。记忆最深的是祖龙配信的时候,我们都苦于没有无线网迟迟不能接触,后来到学校附近的星巴克蹭无线网这招还是基友想到的,在这个当时看起来即并不陌生也不跌面的星巴克门外面墙根边上一蹲,每次更新任务后早放学一定要蹭一把的征程就此开始了。从《P2》玩过来的朋友一定不会忘记这段Gray夜雨大神制作的《成长的烦恼》,同时也反映了每个人都有过“小菜”这个阶段。那会儿的我也十分崇拜夜雨大神,对他的谆谆教诲也是言听计从:“猎人是个讲究技巧的游戏要循序渐进的玩才能体会到这个游戏的精髓之处”。 那个年代还会有些念念不忘的故事,如斩断老山龙尾巴的斩老刀我们拿到的却是缩小版、说凯龙的脖子肉水果味但没人能吃、猫饭要配幻兽奶酪+黄金芋酒等等。

 

  2G 抽空联一把

  时间过的很快,《P2G》如期发售,瞪着血红双眼的迅龙在宣传片里看了很多次了,而真正见到的时候果不其然会卡上一卡,“G级”这个名字已经是第二次出现在该系列了,也一直被小伙伴们誉为历代最难之作,应该是玩过时间最长的一作吧,总之从《2G》混过来的朋友们都是无畏的战士,当然可能会养成一个毛病就是如同老兵一般教导现从新作才接触的新猎人们嘴里念叨着“吾辈当年如何如何”,想起来被玩坏的金手指应该也是在这代接触的,一刀死、满素材都不一定能满足我们了,到最后就是利用飞的BUG去水下、古塔天空、熔岩地下等地方观看怪物到底是如何登场,又是如何潜地换区的。如果说记忆最深刻的怪物,应该是目前都没有再重制过的怪物,像霞龙这种也许就永久隐身了。相信不少人现在讨伐古龙峯山龙的时候心里都觉得“你怎么比得上老山龙前辈在我心中的地位?”

宣传视频简单回顾

  一直觉得是“艾路猫”这个萌的要素逐渐出现才带来了大把的女汉子,身边就有这样的例子。而猫猫厨房、探险队和小跟班这种系统逐渐的出现,也使得猎人们在干农活的同时也开始细心的养猫了。竞技场的逐渐强化也使得录视频的人越来越多,从看视频到小白到录视频的达人逐渐普及,比较遗憾的是那个时候个人还真没留下什么,倒是清晰的记得龙宝儿裸杀系列、近战弓虐死轰龙、猫火弓挑战激昂金狮、雪月花冰封双轰龙这样的经典视频。另外想知道小伙伴们有没有好好打过《2G》,基本问问他记不记得当年的“片耳黑狼鸟”、“断角黑旋风”和“超级赛亚牛”就知道了,同时也让我们不再瞧不起非亚种怪物。

  发展到这个时代,道具的丰富程度也很高了,如果你还有些碰都没碰过的素材,那么一看你就不是调和能手。我很庆幸,在《2G》这个同场还不太流行又没有乱入的年代认识了“肥料玉”这个东西,也许当时它还不叫这个名字,翔这个词也还没发展起来,但现在想想样子都觉得有点恐怖的浮岳龙教会了我如何正确使用它,如果你没有碰过《2G》的这玩意儿,那我可以告诉你一个亲身经历。那次是在KFC和一位基友联机打浮岳龙,当时肥料玉这玩意散发后的面积可不是一般的大,龙的一个吸气我就下意识狂扔了几发,其后果可想而知,基友的反映成为了之后一段佳话:“唉?这屏幕怎么绿了”。

  3tri 开启水世界

  《3tri》这可能是系列中玩的最少的一作,不过确实是第一次先买了主机然后等游戏发售。从这一代开始个人感觉大部分的改善算是为后面的新猎人铺路了,例如采集开始出现提示,使我们完全摒弃了“看这里像个矿点或者采集点试试看吧”这种心理。同时这一代迎到了体感的时代,曾经还和小伙伴们说用双截棍玩开鬼人化后的双剑乱舞会不会是那个样(可尽情想象一段双剑鬼人乱舞),后来发现我真是在逗自己。虽然它带给我的并不是拿起大剑或大锤那种真实的厚重感,不过也确实感觉到了打一盘确实不容易,而且这种手酸的感觉肯定比《wii sport》更有成就感,而且我觉得它值这个MH史上稀有的40分满分。

  水下战这个开阔的的系统应该说打破了传统陆地猎人的肆无忌惮生存观,在我看到大海初次下水的时候确实吓到了,当真正在清晰的大画面下看到那条庞大的海龙口吐电光穷追不舍的时候确实被震撼了,不得不说三代这种画面在当时表现已经非常强劲了。在水没林污浊的环境下从视觉上来说想讨伐大型生物绝非易事,再加上要熟悉水下操作是那会儿面临的两大难题。在漆黑的洞窟挑战毒怪龙的时候还好,最后打冰牙龙的时候实在不行了,就把电视的亮度调到最大,估计当时也有玩家这么玩过吧。《3tri》可以说是给如火如荼的《3G》又做好了一层铺垫。然而每次回归到家用机基本都难免再次面对“友少”这个窘境,这时大家都会期待着“给掌机再来一发吧”。

  P3 和风之旅程

  在《P3》发售前两个月《猫猫村》的袭来使得该系列再次萌化了一番,女汉子们再次梳洗打扮好迎接可爱的“艾路猫”。《猫猫村》这一作个人接触倒是不长,不过也感受过造访别人村子那种休闲的愉悦。此后也发生了一个证明自己猎魂的例子,那就是不小心丢了自己的PSP2000,本着不丢机不是真猎人的态度,为了《P3》又卖了一台3000当时这种毫不犹豫的心情至今其实还挺无法理解的。虽然fami给了39分,但个人感觉可能是加分在“和风”这一大亮点上。当然如果没玩过《3tri》会觉得这还是一款不错的游戏。但这个时候我个人潜意识的对游戏的要求变高了。当然这一代应该是猎人们最壮大势力的一代,很多新猎人的加入使得不断的带新人也成为了多周目的动力,当然这个多周目主要还是指的开新档。伤心的是没有水下和小黑洞了,当时真想吐槽火把这东西还存在的意义难道就烧个虫子么。不过再怎么手舞足蹈的跟小伙伴们的描述水下是多么美妙的一番世界相信大家也不想去了解,因为《P3》确实做的足够好了,没有什么比泡温泉更惬意的事情了。

  在自己周围猎友之间《P3》的岚龙人气非常高,应该说是设计的非常成功的怪物,以天津神为原型的这位灵峰的传说“天之灾祸的古龙”成为了各位猎友们录制极限视频的对象,只见猎人们抄起射月女神弓、煌黑大锤等神器,一时间众高手云集于神秘的灵峰高喊着“还我一片蓝天”。也许是联机的时间久了一系列都市传说开始云涌例如断网好素材,不挖出怨念等,不过这些心理作用是否奇效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最后要说的是这是PSP神机的最后一代,在一个伴随了我们5年之久的平台再也没有延续了之后悲伤的一幕降临了,相信不少猎人因此退出了这个舞台一段时间,也许是几年、也许是永远。

  3G 碎碎保平安

  又是时隔一年应该有不少猎人和我一样为了《3G》入手了3DS,当然如果你是真粉那么这一年并不难熬因为还有新的《猫猫村》和《P3HD》的陪伴。当然应该是时间还比较近的原因这段记忆还很清晰,比较值得一提的是,这次的封面怪带来的不仅仅是新的属性,也给我们的猎人生涯带来了新的火种。碎成为了武器的主题不知道该说是追潮流好还是烂大街好,总之开荒碎双已经成为了新手猎人的不二之选,“弱爆”不仅仅是一个含有贬义的形容词,他渐渐加长引申成为了“弱冰就是弱爆”等一系列词语。不管怎么说我们又可以下水了,有些朋友可能是第一次下水,大海带来喜悦的同时又使人充满了畏惧感,想改掉这个设定的人应该也不在少数但至少我还是乐在其中。

  论坛的线下聚会带来了更多猎友巨巨,基友们也踊跃的参与到每次比赛中,每次看到他们手捧丰富的战利品还是非常羡慕的。为了抱菊苣们的大腿再次开启了避风塘之旅,此后才真正仔细的对付曾经《P2》的翠水、黑角《P3》的恐暴、煌黑以及本作新加入的冥海、月讯。最后这货的加入终于强化了迅龙一族,当然他的后辈还是很弱。对于轰哥的消失猎人们曾一度失望,大家对他的爱恐怕是从当年雪山的那个恐怖之夜开始的。经过几代的洗礼曾经一些霸气的装备多少有些削弱,致使苍火之辈开始变成流行的校服直到《4》中也有人会穿到毕业。联机的时候一同狩猎发名片没觉得什么,不过这代开始在线下面对同伴恐怕我们还会多说一句:“去、你给我干活去”~

  认真的玩配装器也是从这代开始,上位也开始用近战人火,当然最强最速的猎团还是定番的重弩一组,从2G开始锁古塔的麒麟开始,就让我们看到了弩手们精湛的瞄准和对弹药素材的精打细算。《3GHD》版的出现将画面的水平带到了一个高点,不过再强的画面也不会对猎人们狩猎的一贯作风有丝毫的改变,曾经一次线下聚会的时候,试玩HD的小伙伴随机到了雪山的秘境然后他的第一反应并不是看HD的画面有多么棒,而是蹲下开始挖素材。说起来最后挑战的JUMP配信还是很虐心的,让我永远的记住了“御姐会焖饭”“裸妆背空包”的道理。总之《3G》玩的时间还算不短,这个时候《4》的消息已经逐渐在增多,也让人不断的更加期待,不过这次一等就是近两年的时间。

达人们做的MAD 这才是猎魂之所在

 

  4 BUG的年代

  《4》是我买过最贵而且崩值最快的游戏,不过经济的悲伤就不多提了,每次到了正统续作都会感慨一番其变化之大,想想距离《3tri》有4年之久这些改变可能也就不太奇怪了。稍微一玩这代的口号也开始流传开了:得了狂龙病一个传染俩。可能是玩过前几代之后的毛病,我们的口味更加变得更高,对装备的执念和追求也增加了。开荒穿什么都不在乎了,重点开始放在武器方面。可偏偏这个时候系列迎来了最大的BUG武器——操虫棍,高低差这些新系统也开始为它服务,骑一次起码顶一个落穴是最初的感觉,渐渐的我们放弃了传统的利刃开始哼哼哈兮的耍起了棍子。只要小虫子一放,吸一次神清气爽、吸两次神采飞扬、吸三次可就是神通广大了。“武可上身刺天廻,文能提棍安大轰”一点也不夸张,新时代的霸者武器相比盾斧不知道该不该用“成功”这个词来形容。

  如果说操虫棍还是在帮我们,那么挖掘装备是不是来毁我们的呢。很多上班一族们开始怨声载道,没时间和没运气是提到最多的,虽然开启了探索任务但加入了挖掘要素确实打破了传统的武器装备打造路线。探索任务这种圈养行为有人称之为“动物园”,我倒是觉得也挺合适的,只是动物越养越凶罢了。老怪物的回归再次壮大了队伍,无论他们对你来说是新面孔还是老面孔都要再花些心思研究,不过大家都是带病回归的,百级蓝跳跳发病后也是说秒人就秒人的。可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即使菊苣们也开始有打起了金手指的主意,直到营地怪的出现开启了史上最容易坏档的大坑。

  穿梭于各个村子之间是《4》的一个新特点,这种瞬间移动给共斗类游戏带来了很大的方便,在线下状态做的一切,都能在联网状态中实现再好不过的了。不过也不得不提一下006报错的问题,应该伤了不少网络较差的猎友们的心,不光连不上网,连上容易被坑的事件也不在少数,当然最悲伤的是这一代开始面基的乐趣逐渐减退。《4》代虽然是最新的一代,不过游戏时间却是个人面基最少的一代,也许是曾经的激情有所减退吧,不过自己还是觉得上面列出的也是现实存在的问题。如果说设计最为成功的,应该是蛇王龙这个集会所最终BOSS,确实配得上最终两个字,那种翻山越岭累断腿、就连死了都不知道挖哪好的感觉还是真挺地道的。

  设计与回归

  《4G》虽然表明挖掘依旧而且还有所加强令人有些无语,但又看到了不少早期的怪物回归,希望能找回原来的感觉。这次十周年活动的另一个主题是设计新内容,如果从设计的角度来说的话恐怕在玩《P2》的时候就开始幻想了,骑怪现在已经实现了那么变成骑乘战争应该是每个玩家都有过的幻想,不过骑龙杀龙可能就变味了。先从现实一点的程度来说吧,还是希望能多一些远程武器,一场任务中多带一把近/远程武器应该不会影响太多吧,当然这样的话装备也要换。不想加入太多网联要素还是回归基础的面联,人与人面对面的交流还是相对更欢乐更容易打出配合。怪物可破坏的位置再增加一些,更细微的伤害的刻画就需要画面来体现了。水下战的回归是必要的,天空战可以适度增加或放在狩猎中的某个环节上。文章没有提到系列的初代,不过还记得《2G》中旧地图的回归真的是非常赞!再多的怀旧还是要化作对新作的期待与努力,只有不断的前进与狩猎才不会打消我们不可磨灭的锐气,回顾这些联机的岁月,能认识圈子中这么多的猎友们真的很感谢MH系列,希望能回到掌机的鼎盛时期!

京ICP备08003486号 京ICP证070145号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712
Copyright 2004-2009 TGBU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